神话传说 1

神话传说:三个疯女人,24楼之友谊天长地久

俩人看完动画,已经是六点多钟,一个身影从房间走出来,曹父正在看电视,余光看见,说了句:琳琳,给晓雨拿点点心吃,一会儿就。。。咦?他发现走出来的其实是晓雨,并不是自己的女儿。晓雨对曹父说道:伯父,是我,时间不早了,我走了。曹父还没说话,曹母从厨房擦着手跑了出来:哎哎,哪儿能现在走呢?吃了饭再走!不不,不麻烦了,我回家去吃。

       
我正准备从小区正门回家,万一琳琳回家恰巧路过,至少证明我说是实话,还没到小区门口,琳琳爸爸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我孩子到家了,并说孩子打算和我一会儿一起去医院看出车祸的同学。我让他转给琳琳接电话,我告诉琳琳,刚刚给小马妈妈打电话说我们要一起去看他,小马妈妈告诉我,小马就是被车剐倒了,检查无大碍,等结果出来就回家了,不用去看了。然后我又告诉琳琳,明天上学,有时间去看看小马,同时告诉他我们很担心他,差点儿就去医院看他了,并嘱咐她要好好学习,不要让成绩优秀的小马同学甩下。除了鼓励,也希望她万一看见小马同学,知道这件事是真的,我们都没欺骗她,而且她离家出走的事我们都不知道呢。

过了几天,有个农民模样的男人找了来,自称是朱琳琳的丈夫,那人是个疤癞头,朝天鼻,黑牙,四十岁上下。见了朱琳琳的爸妈就跪下来喊爸妈,怕丈人丈母娘不相信,从口袋里掏出结婚证毕恭毕敬的呈上去。

曹琳从房间跟出来,插嘴道:现在你回去,还能有饭吗?就在这儿吃!

       
正值周日,我吃过午饭打算洗澡,不到半小时琳琳爸爸又打来电话,“仇老师,中午孩子离家出走了,我现在找不着孩子了。”他语气焦虑沉重。“”怎么会离家出走了?”我心里立刻紧张起来。“玩手机让我狠狠骂了一顿,中午离家出走了。你能不能下楼帮我找找,我去接你?”“好的,过来吧!”我告诉完家庭住址匆匆穿上衣服和爱人一起下楼。

正说着话,秋葵的父母下班回来了,女人就告辞了。

早晨,天已放晴,鸟儿在枝头鸣叫。房子大门被打开了,鏖战一夜的曹家父母满身疲惫的走进客厅。刚一进门,曹父就喊道:琳琳,曹琳!还没起呢吧?快点,别迟到!忽然,他发现曹琳身穿小碎花的睡衣,笑盈盈的倚在卧室的门口:我再也不会赖床了,爸,妈。

                    绑  架

秋葵每次去朱琳琳家,心里总不是滋味,看得出来,朱爸爸朱妈妈是想讨好女儿,极力的替女儿拢络朋友,对女儿的朋友掏心掏肺的热情。朱琳琳并不领情,嫌父母碍事,有时候干脆让父母呆在卧室里别出来。朱爸爸把门开个小缝,站在门背后从门缝里往外看,他是知道女儿性格的,怕女儿脾气上来了客人接受不了,随时准备出来打圆场的。

听说如胶似漆一开始是用来描述朋友的,仔细想想倒也不错,别管是好哥们儿或者是好姐们儿,有事儿没事儿,的确爱经常黏在一起。。。

       
“仇老师,真不好意思,双休日还麻烦你。”琳琳爸从车里下来,眼圈红红地说。“没事,什么时候离家出走的,报警了么?”“中午走的,没报警。”他边示意我上车边说,“孩子感冒了,早晨没起床,都九点多了,我回家看见她正在被窝里玩手机,学习这么紧张,气死我了,让我给她揍了一顿。然后我就去随礼了,中午,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孩子留张纸条离家出走了,出去时跟她奶奶说买钢笔,她奶奶发现学习桌上的纸条内容才知道是离家出走了,赶紧给我打电话。”他神情凝重地递给我一张纸。只见上面琳琳潦草地写了几句自己离家出走了,感谢父母这些年为我的付出,但是她实在受不了爸爸的脾气,很多次都想离开这个家,一直没下定决心,这次实在忍不下去了,除非她爸爸能改自己脾气,否则就不回来了,也让家长不要找她了。琳琳在小学时一直是班里学习出色的孩子,书写工整规范,这次纸条上的字竟如此潦草,足见孩子当时心情乱如一团麻。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孩子平时都爱跟哪个同学在一起,问没问?”“刚才给她现在的班主任打电话了,也问了跟她要好的同伴,都说没在一起。”他一双眼睛像熬了好几个晚上没睡觉一样,布满红红的血丝。“我想起来她小学时回家总说同桌小马,我就想能不能跟他在一起呢?”“哦,刚才你打完电话,我就打听别的家长问了小马妈妈电话,我现在就打。”我边说边掏出手机“喂,小马妈妈。”“仇老师您好!”“刚才琳琳家长说她跟同学出去了,作业还没写完,家长着急找孩子,孩子没有电话,想看看跟没跟小马在一起?”“仇老师,她没跟我儿子在一起。”她迟疑一下,继续说:“我家孩子现在在医院呢,刚才补课回来在松柏路被车碰了,现在正带他来医院检查呢。”“哦,小马没事吧?我一会儿去看看他。”“哎呀,不用来了仇老师,孩子没事就是检查一下。”已经确定琳琳没跟小马同学在一起。我赶紧让他爸爸到家附近去调监控。我们径直来到他家对面的美发店,详细看监控,只能看见孩子走的时间和方向,看不到太大范围,我们又跑去对面的超市查看,仍然只能看见孩子顺着街道一直往西走,没有坐车。这时,琳琳爸爸说,孩子出走后一直用微信跟奶奶和姑姑联系。就是没告诉现在在哪。“孩子拿手机走的?”“没有。”“那可能就在网吧!这样吧,我用微信和她联系一下。”琳琳爸爸带我去他家,打算让我用微信劝劝孩子。

秋葵的心软了,让朱琳琳的父母先回去,她一会就去。秋葵拿上姐姐新借的小说林海雪原,去了朱琳琳家。她知道朱琳琳爱看小说,而且看书速度奇快,几乎是一目十行,记性又好,看过的东西能过目不忘。

琳琳冲她吐了吐舌头:老妈老爸你不懂,道不同不相与谋!

       
我们一起到琳琳家,经孩子爸爸引荐,孩子奶奶和姑姑哭着跟我说快帮劝劝让孩子回来。琳琳奶奶哭着说,我也不敢出去找孙女,孩子走的时候没带钥匙,怕她回来进不了家门。姑姑也补充,没敢离开他家,一直用微信跟孩子保持联系畅通,怕小女孩在外面出事。两个人不断数落琳琳爸爸。这时,琳琳爸爸的几个朋友也陆续来他家了,大家都为孩子的事特别着急。琳琳爸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抹眼泪,这个大男人,到家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情绪,哪怕在孩子老师和朋友面前再也无法掩饰极度的担心与悔疚。朋友上前劝,孩子能跟家里联系,说明现在没事,别担心。可他哪里听得进去。边哭边说:“没事也不行,我现在就想马上见到我闺女,一刻也等不了。”。我让琳琳爸爸把孩子微信明信片发给我,加上好友后,我佯装不知道她离家出走的事跟她交流,先问她现在成绩怎么样,学习忙不忙?她却警觉起来“老师,是不是我爸跟您说什么了?”我想着一定是她心虚式地探问。我当然告诉她没有,只想赶紧找借口套她在哪。“你知不知道小马刚才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呢,刚才小马妈妈给我打电话了”我先把琳琳爸爸给我的电话记录删除,然后把小马妈妈的电话记录截图发给她证明我说的话真实可信。果然,看到我和小马妈妈的通话记录信以为真。“老师,小马现在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呀,他妈只说现在正在医院检查身体呢,没告诉我严不严重,你要是不忙,咱们现在去看看他呀?”我庆幸正好有个借口能有机会打听出她所在位置。“老师,我现在没在家。”“你在哪呢?正好我在外面,过去接你,咱俩一起去看看吧!”“我得跟家长说一声再去。”“好的,那就让你爸开车拉咱俩一起去吧,我一会儿去你家找你,你现在就回家吧。”琳琳给她爸爸发微信,告诉他说仇老师告诉她小马同学出车祸了,让她一起跟老师去看看。她爸爸收到微信后,紧蹙的眉头舒展开了,激动地告诉我孩子跟他联系的内容,并赶紧回复支持跟老师去看看同学。然后像已看到曙光一样对我感激地点点头。琳琳爸爸没有避讳我赶紧跟孩子道歉:“老闺呀,快点回来吧,爸爸错了,只要你回来,爸爸再也不发脾气了。”琳琳回复“不相信你真能改脾气。”她爸爸再一次做出承诺以后不会了,一定改。此刻,这个思女心切的大男人放下所有的尊严不断跟孩子道歉。一旁的奶奶也一边哭一边在微信里用语音跟孙女说:“琳琳哪,快回来吧,奶奶都要惦记死你了,你感冒还没好呢,早点回家打针吧……”话还没说完已经泣不成声。琳琳回复我说征求了爸爸的意见同意她和我一起去。还说如果让她爸爸送,得等半小时以后,她得回家洗洗脸梳梳头,足见她走的时候很匆忙,不过只要能有希望让她回家,我哪里在乎多等半小时呢,何况根本不用去医院呢。我又跟她聊了几句,表扬她的同学大都以她为坐标追、赶、超呢,鼓励她不要松懈,最后确定她半小时后打算回家和我一起去医院看同学小马,我回复她我在家门口的小区等她。末了,我告诉她家长,我得赶紧撤了,否则孩子回来看见老师和家人都欺骗她会很伤心,我在孩子心中的信誉度也会大打折扣,以后不会再相信我了。她的奶奶和姑姑也赞同我的做法,她爸爸的几个在她家急得团团转的朋友也放心了,并觉得也应该和我同时离开最合适。琳琳爸爸坚持开车送我回去,我告诉他老老实实在家等孩子吧,如果孩子不回马上告诉我再想办法。

小青年被朱琳琳盯得满脸通红,哟!还害羞了,不好意思了,交个朋友嘛!朱琳琳步步紧逼,小青年被她调戏得东西也没买成,落荒而逃。

黄鹂鸟一般的嗓音早就惊动了父母,曹父与曹母走到客厅,见到另一个女孩儿躲在曹琳后面,女孩儿看上去也就是曹琳那么大的孩子,不过不知是天生还是怎么的,人黑黑瘦瘦的,总觉得似乎大病初愈一般。

     
“仇老师你好,你知不知道小马家长电话?”已经小学毕业两年的琳琳爸爸急促地问。“我没保存呀,问问孩子中学老师,应该知道。”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没轻易透露别人信息,毕竟毕业两年了,可以找个借口。

是呀,爸爸妈妈都上班去了。说完秋葵有点后悔,万一这人是坏人呢?那可咋办?

奥!欢迎欢迎!曹琳,赶紧让人家坐下,给人家砌点茶,要不喝点汽水?

       
回到家,瘫软地坐在沙发上,紧张的神经终于放松了,看着朋友圈琳琳学校发出来的寻人启示,我欣喜地留言:孩子已经找到了!

朱琳琳突然不找秋葵玩了,秋葵无释重负,她实在看不惯朱琳琳对待父母的态度。有一天秋葵去供销社买日用品,朱琳琳也在,几天不见,她脸上脏兮兮的,像小花猫。没有了以往的拔扈,蔫蔫的,看见秋葵也不理,小花脸倒是蛮惹人怜爱的。

你个小机灵鬼儿,我还不懂这个了?怕什么呀,都是一样岁数的小丫头,什么韩流暖流的,多搭隔搭隔,三五天就熟了。曹父不以为然。

       
想想都觉得暗自好笑。孩子都毕业两年了,有事还要来找小学老师;再想想当时同班的阳阳同学的奶奶,由于阳阳父母离婚,对孩子打击非常大,天天哭鼻子,无心学习,她也来寻求老师帮助,清晰记得自己当时三番五次去苦口婆心分别做孩子爸爸、妈妈、奶奶工作的情景,不小心挖掘出自身调解员的能力,我都惊奇自己能口若悬河,最终让孩子有了一个完整的家,至今孩子、父母及家人都心存感激;现在已在长春上中学的赢赢和宇宇同学,一放假就回来找我全盘托出学校所有情况,两家父母都需从我这里间接得到孩子在校表现的详细情况和情感动态,哪里会想到居然成了孩子和家长间沟通的纽带;还有上高中时的悦悦,当时不爱学习,她妈妈就来找我和孩子交流,最终孩子克服厌学的情绪;尤其是考上研究生后的琪琪同学,她的爸爸妈妈针对她的个人问题请求我帮助疏导、引导……诸如此类的大事小事,我都要不断地转换角色,为过去现在的学生操心,难得偷闲。教学任务外也能被学生一直“绑架”着,至少说明自己还有一点儿可利用的价值吧,所以一直乐此不疲!

她对秋葵想见恨晚,跟秋葵说话总是客客气气,有时候明显得是在讨好秋葵,没事就拉秋葵到她家去。

曹琳经不起惊吓,哭出声来:晓雨你干什么,别吓我了,我们不是好朋友吗。。。夏小雨微微一笑:我们是啊,我好喜欢你家,好喜欢你父母,好喜欢你。。。让我来做你吧。。。她慢慢向曹琳伏下身子,两个人的身体慢慢合二为一,那情景既像是融合,又像是吸收。先是大腿,继而到了腰腹,到了胸腔。。。接着,晓雨的手臂进入了她的手臂,然后是肩膀,就连心脏也融入到了一起,活像一对共用一个躯体的连体婴儿。曹琳躺在床上,瑟瑟发抖,她已经说不出话来。晓雨的脸颊慢慢的贴近曹琳,当她的嘴唇抵达她的耳畔,晓雨悄悄的说了一句: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曹琳看到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是晓雨那张熟悉的面孔。。。

神话传说 1

男人擤一把鼻涕,抹在鞋底上,嗲声嗲气的埋怨朱琳琳,如果再找不到你,我就跳崖去!他真像个演双簧的。

晚餐后,送走了晓雨。曹母问曹琳:这个女孩儿,家里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我老觉的她似乎心事重重。曹琳说:没错,真不愧是我老妈。夏晓雨也是从外地转来的,她父母在老家遭遇车祸,双双身亡,她只好来这里投奔她的姑妈跟姑父。可她那个亲戚呀,真是的,对她特别不好,虽说还不至于虐待吧,但没事总是给晓雨脸色看。我觉得她实在太可怜了。。。

朱琳琳的父母一夜之间就老态龙钟,老眼昏花了。想去找女儿精神却不济了。

夏晓雨将头发分到两旁,抬起一张苍白的脸,诡异的笑了一下:琳琳,我没有压你的腿啊,那是我的。。。曹琳经她一说,赶紧看向自己那已经毫无感觉的小腿,却蓦然发现,晓雨的跪着的膝盖,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自己的膝盖骨中,她的双腿,从膝盖开始,竟似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双腿!她感到自己的脚不由自主的抬了一下,然后晓雨说:你看,这不是你的,是我的。或者说,现在是我的了。。。

朱琳琳的父母对秋葵很是热情,一会给她削只苹果,一会给她剥一颗糖,搞得秋葵应接不暇。朱琳琳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训斥她父母,每次我带个人回来,你俩总在面前晃来晃去,烦不烦!有你们啥事?该干嘛干嘛去。朱爸爸朱妈妈脸上讪讪的,朱妈妈嘴里嗔怪女儿,这孩子,咋是个人来疯呢!又拿来两个橘子,放在茶几上,悄没声息地掩上门出去了。

挂了电话,曹琳问她:你怎么不让我说你住下来了呢?晓雨犹豫着说:我。。。我怕你父母不让,要不我还是回去吧。行了行了!曹琳拉住她:下着大雨我赶你回去?那我不赶上你姑妈了?

这天秋葵家来了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秋葵一见她就呆住了,这人跟朱琳琳眉目太像了,是琳琳的姐姐认妹妹来了吗?

啊!她尖叫一声,拼命想起床,腿却被死死的压住,动也动弹不得,慌乱中她挥舞的手臂摸索到了台灯按钮,啪的扭亮了床头的白炽灯。当她用手肘撑起上半身,向床脚望去,眼前的场面,令她难以置信,而且终身难忘:一个女孩儿穿着睡衣,头发披散在双肩,正跪坐在自己的小腿之上,难怪自己动不了呢!那是。。。夏晓雨!?她叫道:晓雨,你干什么!别吓我,不要压我的腿!

我跟表哥受到了家人严厉管教,分开了。后来我上大学,学的是护理专业,知道了近亲不能结婚,生的孩子会有缺陷,有的是显性的,有的是隐性的。

可我不知道说什么呀?她们都在谈什么韩国影星什么的,你知道原来我跟筱丽我们几个,我们从来不感冒韩流的。。。

秋葵善良的想,如果她不去朱琳琳家,她的父母也许会少受一些折磨。秋葵后来在路上碰见朱琳琳,就把头一低,只作没看见就过去了。

没事,我跟。。。晓雨赶紧示意她,不要说自己也在。琳琳会意的点点头:我根本就没事儿,你们回来时小心点儿,我看不是下雨吧,是不是又准备通宵砌长城了?电话那边传来了曹父爽朗的笑声。。。

朱琳琳长得小巧玲珑,娃娃脸,皮肤细嫩的仿佛一弹就会破,细眯眼,嘟嘟嘴。她俩一见如故,下班朱琳琳非要拉着秋葵去她家玩。

琳琳,在学校里要大方一点,主动跟别人说话,别等着别人找你。你开朗了,自然朋友就多了。

朱爸爸朱妈妈听女婿这么说,也不好阻拦,朱琳琳小鸟依人的挽着丈夫的胳膊,一步一回头,跟爸爸妈妈再见。她父母的背更佝偻了,互相搀扶着,一阵风刮过来,把他们的白头发吹乱了,看起来很凄凉。他们即便有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想到女儿找到了一个疼她爱她的男人,总算是不错的归宿,心里也就释然了。

行了行了,我俩不见外!晓雨,你要喝汽水自己去冰箱拿,对了,你来我房里,我给你看新下的卡通。。。说完她拉着小伙伴一溜烟儿跑进自己的卧室。

我都打听过了,琳琳跟你关系最好,我没脸去找她,只好来找你。

自打那次谈话以来,情况还真有所改观,过了没多久,曹琳带回家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儿,一进门她就嚷嚷上了:爸妈!有贵客,你们看谁来了!

朱琳琳失踪了。

这是。。。曹父问。

秋葵跟朱琳琳能玩到一起,多半是因为都喜欢看小说的缘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