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7

胜利日专题,日本战败后

苏联接受在华日军投降

第一类,在国民党海军中服役。这类舰艇共有17艘,其中,“接1”最为著名,它原名“雪风”,在日本海军中名气很大,曾参加中途岛等海战。该舰在上海移交,命名“丹阳”号。“丹阳”号损坏过于严重,一直未曾武装服役,到台湾后因海军急需一线战舰,于1952年10月勉强装修完毕,并随即出访菲律宾。1956
年“丹阳”舰秘密奉派开赴浙江海域,向鲠门岛解放军营房猛烈炮击,消耗完库存弹药后逃回台湾。此后,“丹阳”舰参与了劫夺波兰及苏联油轮等事件,1971
年被拆解。

包含其它航舰战斗群的行动在内,这些作战给予日军的损失很有限,也无力阻止日军的推进,但提供美军实际的战斗经验,也多少提振了美军与美国人的士气。

图片 1

第三类,被人民解放军俘获。这类舰共有4艘,它们是海防舰“接5”(后被命名为“武昌”号)、“接6”(后被命名为“济南”号)、“接12”(后被命名为“长沙”号)和“接14”(后被命名为“西安”号)。这些军舰均在上海被俘,都被编入华东军区海军第六舰队,分别参加了解放浙东沿海岛屿的战斗。

1942年1月24日两只特遣舰队在萨摩亚会合,1月30日与2月1日,两只特遣舰队分别攻击了吉尔勃特群岛与马绍尔群岛。这个行动对于金恩上将所希望的
分散日军压力的期望,完全没有达成,因为日军的侵入行动并没有受到抑制的迹象。就纯粹军事上的战果来看,对受攻击的日本守军的影响也非常有限。基于金恩上将
于2月5日与9日的命令,尼米兹派遣TF 16(重新编组的企业号航舰战斗群)与TF
17于2月14日出发前往攻击威克岛与马库斯岛(Marcus
Island)。由于美国舰队总司令于2月15日突然下令要尼米兹必需留一艘航舰在珍珠港南方的坎顿岛(Canton
Island),于是TF 17遂前往该地巡弋。但不久之后,由威尔森·布朗(Wilson
Brown)中将指挥,以列辛顿号(USS Lexington,CV-2)为核心的TF
11前往该地,统一指挥两个特遣舰队前往珊瑚海,并于2月19日派出战机攻击新几内亚北方的几个小岛。

1945年苏联海军也迅速从海参崴开赴旅顺,接收旅顺投降日军,苏联旗再次飘扬在旅顺上空

由于分得日本赔偿舰的4国国力不同,各国处置这些舰艇的方法也不同:美国将赔偿舰就地拆解,英国将赔偿舰拖出外海炸沉,苏联将赔偿舰编入部署在海参崴的远东舰队,而中国则决定将34艘舰艇当成海军主战兵力使用。

「回顾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偷袭珍珠港,巴丹的死亡行军,以及数不尽的谋杀、酷刑、与让我们不幸被俘的伙伴们挨饿受苦,但我们不会这么对日本人。我们已对日本军人与世界展示了我们优越的战力,现今我们要对日本人跟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们展现我们为它的战的民主与法治。」

图片 2

日偿军舰归宿不同

杰克·弗莱彻上将1885年4月29日(1885-04-29) – 1973年4月25日
出生地点:爱荷华州马歇尔镇 逝世地点:马里兰州贝塞斯达 国家:美国美国
隶属:美国海军 服役年份: 1906年–1947年 阶级:上将 统率:北太平洋部队指挥官
参与战役:韦拉克鲁斯行动 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法兰克·杰克·弗莱彻(英文:Frank Jack
Fletcher,1886年3月9日-1961年9月26日)海军上将,美国国会荣誉勋章得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航舰特遣舰队指挥官,曾参与大战
初期数场重要的航舰部队会战,包括珊瑚海之役,中途岛之役,与东所罗门海之役等。之后调任第十三军区司令与西北海疆司令,统率北太平洋部队。杰克·弗莱彻
是另一位美国国会荣誉勋章得主,弗莱德·弗莱彻上将的侄子。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本着“宁与友邦”的心态,决定依靠美国海军原准备登陆日本本土的海军舰队与陆战队迅速向中国沿海各大港口集中登陆,代替国军受降,并要求投降日军严格遵守降书规定,只能向美军及蒋介石移交。纪律严格的日军忠实地扮演了这个角色,甚至持续保持武装对抗共产党部队,为国民党保留了沿海的重要港口城市,及大量的军事装备包括舰船。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对于战后残存的大量日本军舰,盟军挑选了135艘驱逐舰以下的无武装舰艇赔偿给中、英、美、苏四国,作为战争赔偿的一部分。中国所得赔偿舰有哪些?这些舰艇最后的归宿如何?

第二次世界大战

图片 3

中国代表马德建抽中的是第2份日本军舰,该份舰艇共34艘,包括7艘驱逐舰、17艘护航驱逐舰、2艘驱潜舰、1艘运输舰和7艘其他舰只,总吨位约3.6万吨,而且现存日舰中排水量最大的2艘驱逐舰“宵月”号(标准排水量2701吨)和“雪风”号(标准排水量2050吨)都在其中,是最理想的一个签。

6月4日晚间到5日早上,日本四艘航舰先后沉没。山本大将于4日下午就下令攻略部队中的第7战队的4艘重巡洋舰炮击中途岛,但5日凌晨山本大将下令全面撤
退时,三隈号与最上号互撞,其中三隈号于5日与6日被中途岛与TF
16的轰炸机连续攻击所击沉。约克镇号与提供动力的驱逐舰海麦恩号(USS
Hammann,DD-412)则在6日被日军潜舰击中,海麦恩号立刻沉没,约克镇号则于7日沉没。

1945年9月从香港的小巷中看停泊在维多利亚港中的皇家海军“英王乔治五”世级战列舰“约克公爵”号

135艘舰艇包括已卸除武装的驱逐舰26艘、海防舰和辅助舰109艘,盟军总部将它们按吨位大致平均分为4份,中、英、美、苏四国各得一份,作为日本对盟国四强先行赔偿的一部分。每份舰艇已经编号并列表,抽签分配。

威克岛救援行动为援助受到日军攻击的威克岛,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哈斯本·金默尔(Husband
E. Kimmel)上将任命弗莱彻少将担任以萨拉托加号为核心的第17特遣舰队(Task
Force 17,TF
17)指挥官,护卫载运陆战队第4防御营的水上机供应舰坦吉尔号(USS
Tangier,AV-4),于12月16日从珍珠港出发前往威克岛。但在12月17日,金默尔被解除了太平洋舰队的指挥权,由太平洋舰队战斗部队指挥官
威廉·培伊(William S.
Pye)中将代理。由于担忧珍珠港及其它海上联络线大概受到攻击,培伊中将于12月23日取消了救援威克岛的行动,威克岛也在同时间被日军攻占。

图片 4

之后3个月,另外3批日本军舰相继前来中国投降,其中第二批驶入上海,第三批和第四批驶入青岛。10月3日,签字移交,次日举行接收典礼。至此,34艘日偿军舰全部接收完毕。按照接收顺序,国民党海军将其临时编号为“接1”至“接34”。

弗莱彻于1925年3月调回美国,服役于华盛顿海军造船厂。
1927年调任战斗舰科罗拉多号(USS
Colorado,BB-45)副长,然后1930年6月从海军战争学院结训。
1931年8月自陆军战争学院结训后,任美国大西洋舰队参谋长。
1933年至美国海军军令部长办公室服务,并于同年11月被指派担任海军部长克劳德·史璜森(Claude
A. Swanson)的助手,直到1936年5月,奉派成为战斗舰新墨西哥号( USS New
Mexico,BB-40)的上校舰长为止。
1937年弗莱彻成为海军检查会议成员,之后于1938年6月出任海军航海署副署长。
1939年9月调回太平洋舰队,升任少将并担任巡洋舰战队指挥官。日本突袭珍珠港时,弗莱彻为第6巡洋舰战队指挥官,并搭乘明尼亚波里斯号(USS
Minneapolis,CA-36)在欧胡岛南方巡弋,并不在珍珠港内。

国民党第70军部队基隆入城式,他们的服装还是比当时一般的国军部队要整齐

第二类,未真正服役。这类舰共有9艘,其中,驱逐舰“接17”值得一提,该舰是日本战时所造的最大型驱逐舰,原名“宵月”,后命名为“汾阳”。该舰接收后因缺乏专业技术人员而长期不能行动,始终列为保管舰编制。1949年2月自青岛拖往台湾基隆,暂作训练舰使用。1949年5月“重庆”号巡洋舰起义后,国民党计划将“汾阳”号拖至日本进行整修并武装,后因经费所限放弃。1962
年至1963年,该舰遭拆解。

太平洋行动

在青岛太平路小学门口无所事事的投降日军

1947年6月18日上午,盟军总部6楼大礼堂座无虚席,这里正在举行中、英、美、苏四国均分日本舰艇会议。中国驻日代表团
派出海军上校马德建为国家代表,海军上校姚屿、少校钟汉波、上尉刘光平为随员,出席会议。

日本在中途岛之役的损失改变了太平洋战争的方向,除了4艘航舰被击沉,最糟的是损失了绝大部份熟练的飞行员。从此美军转守为攻,直到最后。

图片 5

赔偿舰到上海万人空巷

中途岛之役由于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情报单位破译出日军的行动命令,因此美军非常早就开始部署部队以防卫中途岛,并对抗日本的航舰部队。

青岛日本海军在美舰上以海图说明港内状况

日偿军舰来华后,其归宿大不相同,可分为4种类型:

TF
61于7月26日于斐济集结,8月7日陆战队第1师开始登陆两个岛,并迅速歼灭两个岛上的日军。日军的反应也非常迅速,在7日与8日两天由拉布尔发动一连串
的空中攻击,击沉一艘运输舰,并损坏两艘驱逐舰。日军被击落36架飞机,美军损失19架,包含14架战斗机。因为担心战机的损耗,与航舰的燃料状况,弗莱
彻于8日傍晚将TG
61.1撤离瓜达康纳尔岛海域以补充燃料,留下没有空中掩护的登陆部队与两栖船只。由于缺乏空中支援,屠纳计画在8日夜间尽量将补给卸下,并于次日离开土
拉吉-瓜达康纳尔地区。

美国海军“巴尔的摩”级重型巡洋舰“圣保罗”号(USS Saint Paul
CA-73)停泊在上海黄浦江的渡口前

中国海军抽得上签

10月中,弗莱彻申请回到海上,尼米兹支援,但金恩拒绝,并任命他为第十三海军军区司令与西北海疆司令。
1943年11月,任北太平洋部队司令,直到战争结束。在1944年与1945年,他指挥北太平洋部队(包含陆军航空队与海军部队)进行对千岛群岛的轰炸
与岸轰任务。并在日本投降后,于1945年9月,率领60艘北太平洋部队的舰艇在日本陆奥湾接受日本海军北方舰队的投降。他对官兵们所做的演说时曾提过一
段话:

1945年9月,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抽调六艘舰艇搭载美国海军陆战队第六师的两个营组成的两栖舰队为先导从青岛栈桥突击上陆,迅速维持了混乱的日占青岛局面,到10月12日,后续抵青的美国部队已达2.7万余人。

据协定,34艘军舰分4批开往中国,第1批8艘军舰在抽签结束后就已在佐世堡港待命起航,钟汉波被任命为第1批8艘军舰的领队官,在他手下配备了200余名日本海军士兵,由前日军军官高岗带领,驾驶军舰前往中国投降。7月1日,舰队挂着红蓝两色E字缺角形制的日本俘虏旗出发,由于遇到大雾,耽搁了一些时间,于7月3日下午抵达上海吴淞口。这支舰队经过上海外滩时,几乎是万人空巷,上海市民争相观看当年不可一世的日军是如何投降的。7月6日,在上海高昌庙码头举行了隆重的接收仪式,军舰上的日本旗帜被降下,升起了中国国旗和海军旗,随后又对这些日本军舰进行了改名,并编入中国海军。

1942年8月31日,萨拉托加号在瓜达康纳尔岛东方巡弋时,被一艘日本潜舰所发射的鱼雷击中,只好回到珍珠港整修。由于弗莱彻也受了轻伤,因此尼米兹让他放假,而金恩命令他前往华盛顿进行短暂工作,以便「观察他」。

图源:中国军舰博物馆“60-250-180-26”

图片 6

由于美国海军在澳洲的情报单位发现日本海军预备将在1942年5月间,由以两艘舰队航舰为核心的突击舰队与一个由轻航舰所护航的攻击部队,进攻并
占领新几内亚的土拉吉岛与摩斯比港,于是尼米兹上将于4月中旬命令由欧伯瑞·费区少将指挥的TF
11从珍珠港出发,至珊瑚海与TF 17会合。

美国海军”LSM-224″与”LSM-314″两艘中型登陆舰战后并泊在上海

第四类,毅然起义,加入人民海军。这类舰艇共4艘,它们是海防舰“接4”(在长江起义,后命名为“惠安”号)、“接15”(在长江起义,后命名为“吉安”号)、“接22”(在青岛起义,后命名为“沈阳”号)和木壳扫海特务艇“接32”(在山东长岛起义,后命名为“秋风”号)。

弗莱彻中将于1946年任将官会议主席,至1947年5月退休,并晋升为上将。弗莱彻上将于1973年4月25日病逝于比塞大海军医院,并安葬于阿灵顿国家公墓。

图片 7

1942年5月27日,由南云忠一中将指挥的第一机动舰队(辖赤城号,加贺号,飞龙号与苍龙号)从柱岛出发,29日,由山本五十六大将亲自指挥的主队与由
近藤信竹中将指挥的第二舰队分别由柱岛与威克岛出发。而由史普劳恩斯少将指挥的TF
16〔辖企业号与大黄蜂号(USS Hornet,CV-7)〕,与弗莱彻少将的TF
17分别在28日与29日从珍珠港出发。

美军步兵登陆艇“LCI-981”直接用两侧的跳板搭载国军的陆军部队

但在离开之前,日本第八舰队司令三川军一中将率领5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与1艘驱逐舰,于8日到9日夜间冲进萨沃湾,击沉联军4艘重巡洋舰,
并重创1艘重巡洋舰与2艘驱逐舰,但攻击并没有延伸到运输船与岸上部队。此役被称为萨沃岛之役(日方称第一次所罗门海之役),运输船则在9日晚间离开土拉
吉-瓜达康纳尔地区。

图片 8

第一次世界大战与战后美国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弗莱彻少校先担任战斗舰奇尔沙治号(USS
Kearsarge,BB-5)的枪炮官,1917年10月担任巡逻艇玛格丽特号(USS
Margaret, SP-527)艇长,1918年2月接掌驱逐舰亚伦号(USS
Allen,DD-66),到5月转任班汉号(USS
Benham,DD-49)的舰长,其中在指挥班汉号时,因担任欧洲水域的潜艇警戒与护航任务,而获得海军十字勋章。
1918年10月到1919年2月,负责驱逐舰克连恩号(USS
Crane,DD-109)的舣装工程,然后指挥驱逐舰格瑞德利号(USS
Gridley,DD-92)的训练航行。
1919年4月调回岸上,担任海军航海署征召部主任。
1922年9月调到美国太平洋分队,先后担任驱逐舰惠普尔号(USS
Whipple,DD-217),巡逻炮舰沙加缅度号(USS
Sacramento,PG-19)与潜艇供应舰彩虹号(USS Rainbow,
AS-7)等舰舰长,以及位于菲律宾甲米地的潜舰基地指挥官。

图片 9

瞭望台行动瞭望台行动瞭望台行动是太平洋舰队第一个转守为攻的作战,太平洋舰队将以海军航舰部队与陆战队攻击并占领土拉吉岛与瓜达康纳尔岛。由于之前几场战役的功积,
弗莱彻于1942年7月15日晋升中将,并由尼米兹上将任命为TF
61指挥官。在南太平洋战区司令罗伯特·哥姆雷(Robert L.
Ghormley)中将的节制下,负责两岛的登陆作战。 TF 61包含两个特遣支队(Task
Group),TG 61.1由雷·诺伊斯(Leigh
Noyes)少将指挥,包含萨拉托加号,企业号,与胡蜂号(USS
Wasp,CV-8)等三个航舰战斗群。 TG 61.2由凯利·屠纳(Richmond K.
Turner)少将指挥,为两栖登陆舰队(TG 61.2后改编组为TF
62,仍由屠纳少将指挥)。

图片 10

按照侦察机的报告,飞龙号的俯冲轰炸机发现,并击中约克镇号,但约克镇号在短时间便挥复行动自由,于是又被飞龙号的鱼雷轰炸机击中两次。这壹次瘫痪
了约克镇号,并使弗莱彻少将将指挥权移交给史普劳恩斯少将。 TF
17与中途岛的侦察机发现飞龙号后,企业号与大黄蜂号放出俯冲轰炸机将其瘫痪。

中国海军周宪章少将在战后登上停泊香港的英国海军轻巡洋舰“贝尔法斯特”号拜访英国皇家太平洋舰队司令丹尼斯·博伊德(Denis
Boyd)将军

回到珍珠港后,弗莱彻少将改登上新到太平洋战区的约克镇号(USS
Yorktown,CV-5),仍编组为TF
17,并载运陆战队前往萨摩亚群岛。由于新任美国舰队总司令的金恩上将建议新任太平洋舰队总司令的尼米兹上将应攻击吉尔勃特群岛,以
分散日军对新加坡与爪哇所施加的压力,于是尼米兹派遣由海尔赛中将所率领,以企业号为核心的TF
8前往萨摩亚,会合TF
17后,一同攻击吉尔勃特群岛与马绍尔群岛(Marshalls)。

南京受降典礼何应钦正旁边坐的穿白甲制服的即为当时的民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虽然海军在对日抗战中发挥的作用不大,但在这种仪式场合仍然被当做一种过场,所以陈绍宽也就有机会出现在这个历史的场合。陈绍宽在9月9日南京受降典礼结束后就转往上海准备接收日军在华舰艇的投降移交仪式。

5月1日两个特遣舰队会合,由弗莱彻少将统一指挥。同一日,日军开始攻击土拉吉岛。
5月3日,约克镇号上的战机对土拉吉岛进行长达一天的连续攻击,日军几艘次要船只,包括驱逐舰菊月号被击沉。
5月4日,日军突击舰队(第五航空战队,指挥官原忠一少将),包含瑞鹤号与翔鹤号离开拉布尔进入珊瑚海。

战后的上海曾有大量的美国海军两栖舰艇进驻,包括照片中所见的中型登陆舰(LSM),在战前列强驻华舰队这种情况则从未发生过。

第十三军区司令与北太平洋部队

图片 11

美军在珊瑚海之役中,船舰的损失比日军大,但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部决定中止进占摩斯比港,这是从太平洋战役开始以来,日军的推进首次被击退。

1945年11月,美国生活杂志拍摄的上海黄浦江,挤满了美国军舰

5月8日,美日双方航舰的侦察机都发现彼此的正确位置,于是史上首次航舰间会战正式展开。在一整天的军事行动中,美国的两艘航舰都被击中,包含击中列辛顿
号的两枚鱼雷。日军祥鹤号被三枚炸弹击中,但仍能自力航行;瑞鹤号自己无损,但舰上飞行大队损失严重。列辛顿号于当天下午因舰内数次严重爆炸而被放弃,最
后由驱逐舰将之击沉。

1945年11月,美国生活杂志拍摄的上海黄浦江,挤满了美国军舰

珊瑚海之役

美国海军一艘弗莱彻级驱逐舰沿长江上溯在江阴水域

5月6日,日军侦察机发现TF
17,并由拉布尔日军基地发出接敌通知。但是突击舰队并未收到这项通知。
5月7日,日军航舰上的侦察机发现了弗莱彻的补给船只,但误以为航舰部队;另一方面,也发现了由特遣舰队所分遣出去,由英国皇家海军少将约翰·喀瑞斯(John
G.
Crace)指挥的支援舰队(属于麦克阿瑟将军的舰队),于是突击舰队对两只部队发动攻击。同时,麦克阿瑟将军的飞机则发现了往摩斯比港前进的攻击部队,
于是弗莱彻放出飞机攻击了日本攻击部队,将轻航舰祥凤号击沉,并迫使攻击部队往拉布尔撤退。

图片 12

法兰克·杰克·弗莱彻(英文:Frank Jack
Fletcher,1885年4月29日-1973年4月25日)海军上将,美国国会荣誉勋章得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航舰特遣舰队指挥官,曾参与大战初期数场重要的航舰部队会战,包括珊瑚海之役,中途岛之役,与东所罗门海之役等。之后调任第十三军区司令与西北海疆司令,统率北太平洋部队。杰克·弗莱彻是另一位美国国会荣誉勋章得主,法兰克·弗莱德·弗莱彻上将的侄子。

图片 13

6月2日,美军两只特遣舰队会合,由弗莱彻少将统一指挥。
6月4日凌晨,第一机动舰队抵达中途岛西北方,并发动108架战机攻击中途岛。空中攻击对岛上造成广泛的伤害,同时也击落了绝大部份的防御战斗机。当中途
岛上的PBY-5巡逻机发现第一机动舰队后,中途岛与两个特遣舰队也陆续放出超过210架战机前去攻击。中途岛的轰炸机与特遣舰队的鱼雷轰炸机企图攻击第
一机动舰队,却几乎全军覆没。大黄蜂号的俯冲轰炸机没有找到目标,但约克镇号与企业号的俯冲轰炸机在未经安排的情况下,从不同方向,却几乎同时间找到第一
机动舰队,并瘫痪了赤城号,加贺号,与苍龙号。

图片 14

之后TF
61持续在瓜达康纳尔岛东南方巡弋,以保护交通线。但日本侦察机于8月20日发现了TF
61,于是南云忠一中将所指挥的第三舰队(含舰队航舰翔鹤号与瑞鹤号,以及轻航舰龙骧号)从特鲁克岛出发,前往索罗门群岛海域。
23日,美国PBY巡逻机先发现日军舰队,但因为天候不良,萨拉托加号的攻击机群并没有发现日军,但23号下午胡蜂号却离开战场去补充燃料,导致美军是以
两艘航舰对抗日军的三艘。
24日,龙骧号被分遣出去攻击瓜达康纳尔岛,结果被美军侦察机发现,萨拉托加号的攻击机群找到了龙骧号并将之击沉。同时,日军的侦察机也发现企业号航舰战
斗群,发动攻击并让企业号暂时退出战场。这场战役称为东索罗门群岛之役(日方称为第二次所罗门海之役),日军除了损失一艘航舰,其舰载机也被击落约75
架。之外,在25日的运补行动也被陆战队航空队所阻止,因此美军获胜。

图片 15

美国海军修理舰(ARL)“安菲特律特”号(USS
Amphitrite ARL-29)1946年停泊在上海。

图片 16

图片 1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